段十一

(雷安)来不及说出

○  新人第一次发文,小学生辣鸡文笔
○  玻璃渣(大概?)慎入。
○  明明是个画手却想要写文系列
○  实在想不出题目
○  不喜轻喷



  安迷修碰见雷狮的时候,对方狼狈的很。
  说实话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。刚刚摆脱一波参赛者的围攻,平日里一尘不染的白衬衫上溅满了泥水和不知是谁的血迹。但雷狮的情况显然比他更加糟糕,白色的卫衣被兽爪状的东西撕开,在腹部留下一道很深的伤口。
  比赛后期积分系统几乎已经失效,因而雷狮只是用自己的头巾把伤口粗略的包了一下。好在安迷修总是随身携带着绷带和药膏,他在雷狮身边蹲下来,拆开头巾的那一瞬间他有些头皮发麻,伤口的边缘已经开始发黑,猩红色的液体从破损的管道里争先恐后的涌出。
  他到底受伤多久了?
  上药的过程漫长而枯燥。雷狮睁开眼睛,重又闭上。
  “喂,安迷修,好久不见。”
  “……嗯。”
  安迷修没有一点想与雷狮搭话的意思,因为他每次与雷狮说不过三句就想爆粗,但作为一个骑士的良好素养使他的粗话储量实在有限。
  长久的沉默。
  最后是雷狮打破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寂静。
  “我以为你会杀了我。这样你不就完成了你的骑士道吗?”
  “我只是干不出乘人之危这种事而已。雷狮,海盗团的其他人呢?”
  “死了。”
  “……抱歉。”
  “没什么可道歉的。不过我可不像某个白痴骑士,我把那些家伙都杀了。”雷狮睁开眼睛,“一个不留。”
  安迷修闻言抬起头,那一刻他确信自己在雷狮的眼睛里看见了暴虐的雷电。
  没有什么能挡住狮子的脚步。
  把最后一点绷带缠好,安迷修直起身,打算离开。然而雷狮下一句话绊住了他的脚步。
  “喂,安迷修,我们组队吧。”


  “白痴骑士,你早晚要被你那愚蠢的骑士道害死。”
  “别侮辱我的信仰,恶党。”
  一场恶战刚刚结束,安迷修盘腿坐在地上擦拭自己的爱剑。雷狮在不远的地方百无聊赖的揪着草叶。
  其实白痴骑士也很好看嘛。
  他心想。



  雷狮闭上眼睛。那日的场景重又浮现于眼前。血液,嘶吼,骑士被折断的爱剑。
  还有那个人渐渐失去焦距的翠色眼睛。
  他面前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树干上刻着异常华美的金色纹路,像是既定的命运,像是彼此咬合的齿轮。
  那个翠色眼睛的骑士和他的剑长眠于此。
  所以我再也无法告知于你--
  骄傲的狮子终究停下了脚步。
  那一刹那金色的树叶纷飞着落下。如同天使颤动羽翼时洒下的金辉,交织为最柔软的话语,轻柔的拂过耳畔。
  “--我爱你。”





 

评论(1)

热度(9)